app下载

期刊

新闻人物

时事新闻

看天下2017年8月第21期

建军阅兵,为何选在朱日和?


1.jpg

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图为自行火炮方队接受检阅。 (新华社图)

  7月29日晚7点,李扬的手机上接到一条推送:“7月30日上午9时,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办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将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

  这是首次以庆祝建军节为主题的专项阅兵。

  作为中央媒体记者,李扬曾两次前往朱日和训练基地(以下简称“朱日和”)采访,他意识到,阅兵场地设在朱日和,将是一次“野战化、实战化的沙场点兵”。

  果然,正式的阅兵式上没有群众性观摩,不安排军乐团、合唱队,所有曲目都是播放录音。受阅将士不穿礼服而穿迷彩服,就连领导人也着野战军服。就位方式不是以往的踢正步,而是采用跑步形式。女兵以战斗员身份出现,多个方队集结机动也是实战化的。阅兵式上,40%的装备首次公开亮相,均不作任何装饰。

  这个位于内蒙古的神秘基地,忽然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习近平将这样一场特殊且重要的阅兵放在此地,自然也有其深意。

“心脏”

  2012年,李扬第一次去朱日和采访。他问时任朱日和副司令员张冀湘:“在蒙语里,朱日和是什么意思?”张冀湘指了指胸口,说了两个字:“心脏。”

  到达这颗“心脏”并不容易。朱日和位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和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境内,场区正面宽20多公里,纵深50多公里,占地1066平方公里,接近整个香港的面积。

  李扬等人先从北京乘飞机到内蒙古二连浩特市机场,又转坐汽车,在大草原上跑了三个小时,才看到朱日和的大门。

  公开资料显示,朱日和始建于1957年。当年,北京军区一个加强坦克师战术演习场在朱日和地区组建。今天,朱日和场区内依然矗立着一座10多米高的平台,上面停放着一辆中国自行研制的99式新型坦克。

  这里地形复杂,沙漠、草原、山地、沟壑相间,特别适宜排兵布阵。1994年,朱日和被列为军队“九五”建设规划重点项目。1997年,为适应未来高科技战争需要,中央军委决定将这里打造成全军规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合同战术(指导和进行诸军种、兵种合同战斗)训练基地。

  在朱日和的数字化导调大厅内,有一面国内最大LED显示屏,演兵现场影像、交战三维动画、战斗力指数曲线、装备和人员损伤统计等各类信息一目了然。

  这里是朱日和的“心脏”,集导调监控、战场仿真、辅助评估、综合保障、基地管理为一体的“五大系统”支撑着这颗“心脏”的运营。

  基地的深处,还分布着智能化混合雷场、染毒地段等现代化战场,城市作战、特种作战阵地也交错其中。

  信息化条件和特殊的战场设置,使朱日和成为中国军队首个“复杂电磁环境应用系统”和唯一“联合作战实验场”。在这里,交战双方可以用电磁波干扰对手,也可以组织陆空联合、新型作战力量联合作战。

  目前,朱日和是亚洲最大的军事基地,拥有5个师以上进驻的营房、医院、后勤,能够展开军师规模的实兵演习,并为陆军的各种武器进行实弹、实爆作业和航空兵实施对地面部队攻击演练提供保障。

  近年来,朱日和已先后导调、保障了上百场陆空联合战术兵团实兵和网上对抗演习。上千名军师旅指挥员、数十万名官兵在这里轮番对抗,创新了上千个训法战法。

   因为朱日和的特殊性,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报道这里的军事活动均不提名字,只说“华北某地”。

  2003年,朱日和基地首次对外军开放。2005年举行的“北剑-2005”军事演习,邀请了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等24国40多名军事观察员观摩。这是当时邀请观摩国家最多、对外展示规模最大、开放透明程度最高的一次。

  受邀请的美军196步兵旅旅长斯蒂文·米尔表示,朱日和完全可以媲美美国最重要的军事训练基地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是个练兵的理想战场”。


7月30日,受阅部队以战斗状态接受检阅。 (新华社图)


“朱日和之狼”

  在朱日和,有个传说:“活捉满广志!”满广志是解放军第一支专业蓝军旅的旅长,2014年后,这个旅变得声名大噪。

  2014年6月,当时七大军区各自挑选了麾下最精锐的一个旅,千里迢迢挺进朱日和。“跨越—2014·朱日和”演习开始了。7支部队,大都是赫赫有名的劲旅,它们与这一支专业蓝军旅轮番鏖战。交战的结果是六比一。蓝军大胜,红军惨败!

  在朱日和,李扬也见到了这支专业模拟蓝军的部队。“他们不穿普通林地迷彩,而是专门配备了蓝色迷彩服,臂章上还画着一只狼头。”据说,狼头体现的是一种战术思想,在攻击时,狼很少单打独斗,更多依靠整体力量。

  《解放军报》报道,这支蓝军组建于2011年11月26日,前身是原北京军区的某装甲师。2012年,该师整编组建成机械化步兵旅,整建制移防朱日和。2013年底,该旅划归朱日和训练基地管理。2014年元旦,中央军委明确命令,这支部队按蓝军编制体制重新改编,常驻朱日和。

  6胜1负的成绩,为蓝军赢得了“朱日和之狼”的美誉。这场朱日和冲击波,也震动了全军。

  中国军网发布的视频显示,演习中蓝军的装备水平并不先进——除了比较显眼的96式主战坦克、武直-10、PLZ-07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外,构成部队地面装备主体的,还是59式主战坦克和63式装甲运兵车等。

  但是,蓝军的信息化和协同作战程度明显高于普通部队。从防空导弹射手到营连级指挥员,蓝军手腕上都带有用于传递战术信息的终端机。《参考消息》转引外媒文章称,参演的红军自抵达后便受到模拟攻击,在整个演习过程中遭受核袭击、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袭击以及空中袭击。

  蓝军还具有先进的侦察能力。有报道称,一些参演红军部队还没到战场,卫星导航就被蓝军干扰,完全失去作用。大多数参演红军部队在与蓝军交锋前已经折损了30%到50%的兵力,部分红军在演习结束后甚至减员70%。

  一位朱日和的领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蓝军如果一击就溃,一打就败,演习只能是一厢情愿的胜利。为了提升红军的战斗力,必须培养出凶残、彪悍、善变、心狠手辣的蓝军。

  组建之初,这支专业化蓝军的目标就是要做解放军的“假想敌”“磨刀石”。蓝军的各级指挥员、指挥机关均需掌握外军的战术思想,班长、骨干要具备一定的外军知识,有些战士还要练习部分外军的单兵动作。军队内部设有蓝军研究资料库和蓝军图书馆,成立了8个重点课题研究组,上至旅长、政委,下到基层官兵,全都要参与课题研究。每年,部队都要抽调精英到国防大学等地培训,学习最先进的攻击和防御理念。

  从2014年开始,“跨越”系列演习连续进行了三年。数十支合成旅与蓝军交锋,作战难度逐年增大。截至2015年9月,这支部队先后进行实兵对抗演习33场,取得31胜2负的战绩。

  演习中,满广志也曾“阵亡”,但从未被活捉。


2005年9月,“北剑-2005”军事演习在朱日和举行,参演的重型战斗装备被用各种方式隐藏起来。(新华社图)


“实战第一”

  时任副总参谋长王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朱日和演习的核心是“打破军队中的形式主义”,提高部队的实战意识。

  “实战化”也是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的要求。朱日和强烈的实战背景,成为此次阅兵的最佳地点。

  据报道,此次阅兵是依托参加实战化训练的部队组织实施的,前一天刚参加完大规模实兵训练的官兵,第二天就集结列阵接受军委主席习近平的检阅。

  共45个方(梯)队参加了此次阅兵,包括1个护旗方队,1个纪念标识梯队,陆上作战、信息作战、特种作战、防空反导、海上作战、空中作战、综合保障、反恐维稳、战略打击9个作战群以及9个人员方队。

  特种兵脸上涂满伪装油彩、坦克兵腰间佩戴手枪、武警特战队员的头盔上配备夜视器材和红外器材,这些都是战斗状态的配置。

  所有装备也以实战状态接受检阅。22辆99A式坦克呈箭形快速驶向检阅台,炮身都按照行军的标准设定高高仰起。行进中的坦克随车携带伪装网、背囊等物资,观瞄系统、作战系统均处于开启状态。这些坦克“下了阅兵场就能直接上战场”。

  多个军兵种也按照战术动作接受检阅。隶属于陆上作战群的空中突击梯队抵达阅兵场上空时,10架武装直升机率先开辟空中通道,8架武装直升机在翼侧盘旋,掩护18架运输直升机快速降落。这就是标准的战斗队形。几秒内,突击队员从机舱中一跃而出,也呈战斗队形展开警戒。

  朱日和的两大优势——信息化和联合作战,在此次阅兵中也明确体现。

  空中作战群接受检阅时,7架歼-11B战机飞临阅兵场上空,连续发射数枚可躲避敌军雷达的红外干扰弹。

  不同于以往按照军兵种编组的形式,此次受阅部队按作战群队编组为9个作战群,各作战群内兵种、装备要素齐全,能够立即执行联合作战任务。

  这些细节被境外媒体认为是体现了此次阅兵“实战第一”的特点。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明江,在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采访时称,朱日和阅兵向外界传递的信息是:在国防、安全方面,任何国家不要低估中国的决心和意志。“这次阅兵显示国家对军队和军队建设的重视,这有助于促进军改,对军方官兵也是很大的激励。”李明江说。

  台湾东森新闻台注意到,朱日和阅兵不采用传统的展示形方阵,而是采用“随时能投入作战的阵型”。正因为这种“实战”的特点,当央视直播画面中出现一座红白相间的楼房时,台湾媒体惊呼此建筑酷似台湾“总统府”,猜测解放军正模拟针对台湾的“斩首”行动。其实,早在2015年该建筑就已曝光,当年的“习马会”上,习近平对马英九表示“有关部署不是针对台湾”。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也表示,有关部队的实战化训练是按照年度训练计划安排的,与周边局势没有关联。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扬为化名)

延伸阅读

  邓小平拍板1981年大阅兵

  文革结束后,为对军事战略方针作出更为准确的表达,统一全军的思想,邓小平决定在华北地区举行军队大演习,“把军队的士气鼓一下,把军队训练得像个军队的样子”。

  1981年9月14日9时30分,华北大演习正式开始。5个参观台坐了4000多人。

  实兵演习结束后,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分列式。这是共和国中断20多年后首次阅兵,也是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之外阅兵。

  77岁的邓小平登上一辆敞篷的“红旗”阅兵车缓缓行驶,检阅了参加演习的陆海空三军组成的53个地面方队和6个空中梯队。当空中梯队呼啸着通过阅兵场上空时,邓小平戴上墨镜,向航空兵鼓掌致意。

  作为当时最年轻的副军长,李良辉参加了阅兵。


1981年9月,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发表阅兵讲话。(新华社图)


  “当时的训练确实很苦。”李良辉回忆,士兵腿上要绑沙袋,抬到一定高度,且不能打弯。胳膊上也绑着沙袋,摆成水平一条线,前后距离、敬礼度数,也都要用夹板定位。

  高强度的训练每天要连续进行10个小时以上,甚至12、13个小时。不到一个月,李良辉就走坏了一双新皮鞋。当时条件所限,不能再发新鞋,于是每个连队都成立了修鞋组。“有人坏了鞋,修鞋人员就把其他不能穿的皮鞋部件拆过来补上。”

  训练期间,士兵上午喝一次绿豆汤,下午吃一块小点心。“300人的绿豆汤,放的绿豆连两斤都不到,就这么稀的汤。”李良辉说,组织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

  演习和阅兵期间,八一电影制片厂组织了170多人的摄制队伍,拍摄了6部31本2500多个镜头。这在当时也是史无前例的。

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

       《看天下》是一份国内综合性新闻故事类高端文摘读本,是国内目前唯一开设四个分印点的新闻类期刊杂志,也是全球华文媒体BPA认证市场发行量最大的新闻期刊(含港、澳、台地区),在主流人群中具有广泛影响力,“新闻故事中的F1”,杂志以“说新闻,讲故事”为特色,创造了中国媒体的“看天下模式”。

过往期刊更多过刊..

看天下看天下
2017年7月第20期
看天下看天下
2017年7月第19期
看天下看天下
2017年7月第18期
看天下看天下
2017年6月第17期
看天下看天下
2017年6月第16期
看天下看天下
2017年6月第15期
看天下看天下
2017年5月第14期

阅读排行TOP10

品牌推荐

宏观经济管理2017年7月第7期宏观经济管理
2017年7月第7期
中国民族2017年7月第7期中国民族
2017年7月第7期
中国传媒科技2017年5月第5期中国传媒科技
2017年5月第5期
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7年7月第4期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
2017年7月第4期
中国与非洲2017年8月第8期中国与非洲
2017年8月第8期
国际政治研究2017年4月第2期国际政治研究
2017年4月第2期
logo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2015 183read.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9035864号-2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11010502001472

logo 中邮阅读网由中国邮政主办。中邮阅读网凭借中国邮政报刊发行网络、发行资源和品牌优势,在传统报刊发行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数字传播技术, 为广大读者提供内容丰富的电子期刊、电子图书及有声书城等在线阅读产品。这是中国邮政适应时代发展趋势,推动出版数字发行,满足日益增长的网络文化需求的新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