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期刊

新闻人物

时事新闻

人民画报2016年12月第12期

白玛多吉 :每个人心中都有香格里拉


1.jpg

松赞梅里酒店,窗外就是雄伟壮丽的梅里雪山。  摄影 陈建/人民画报

  从小生活在这里的白玛多吉看来,香格里拉不是明信片式的风光大片,也不是具有神秘色彩的世外桃源,而是发自内心的幸福感。“香格里拉在每个人的内心,它是无私的,是会给人以触动的。”白玛多吉说道。

  
“我希望松赞在分享藏文化的同时,还能给客人营造一个家,一个属于客人的远方的家。”  摄影 陈建/人民画报


  清晨的香格里拉,阳光明媚,碧空如洗。

  坐落在松赞林寺和克纳村中间的松赞绿谷酒店院子里,有种说不出的清香。风,一紧一慢地送过来,仿佛竹箫的声气,高大的白桦和黄栌树伫立在院子一隅,老叶子随风起舞,打着旋儿落下,被阳光一照,透出了耀眼的金黄或赭红。院子里有一栋四层高的精美藏房。

  这里是白玛多吉出生成长的地方。如今,它是中国最知名的精品酒店之一。

  前一天半夜才出差回来的白玛面色有些憔悴,但没有影响这位高高大大的康巴汉子的特质——平静,语调和缓,神态安详,仿佛不起涟漪的潭水。这种平静究竟是来自内心的宁静,还是性格使然?

  白玛身边的管理团队身份背景各异,有本地村民、外籍高管,也有多年从事酒店管理的专业人士。但所有人都觉得,白玛是老板,更是他们的老师、长辈。“他教导我们,获取快乐最简单的方式是给予,要以一颗慈悲心、宽容心去对待客人。”松赞绿谷的经理阿珍说,“他处处为别人着想,关心每一位客人、每一位员工,还有我们员工的家人。”

割舍不下的藏文化情结

  在酒店业,松赞算是个“后来者”。

  中学毕业之后,白玛去了昆明的一所畜牧学校就读。毕业后,他回到家乡做了两年兽医。之后,听闻当地要成立电视台,白玛又转行学习电视节目制作。在云南电视台实习期间,他获得了前往北京电影学院学习的机会。到了北京,白玛发现,很多内地人对藏族文化并不十分了解,甚至还有些误解。“当时,很多人对藏区的印象是雪山雄鹰,对藏族人的印象是比较粗犷。但我所了解的藏族人不是这样的,他们很含蓄,甚至还有些内敛。”

  1992年,中央电视台招贤纳士。白玛觉得,也许可以通过电视这个平台,架起一座桥梁。“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越来越多的内地人真正地了解藏族文化,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加入央视后,白玛陆续制作了一些展现藏族文化的纪录片,获得了不错的评价。其中,他在1998年自导自拍的纪录片《大山的肖像》获得了法国戛纳电视节的优秀奖。

  在央视期间,白玛边工作边学习,有了越来越多的感悟。“各种文化中都有很多精彩的东西。通过学习,你会发现,它会锻炼你的心,让你的内心变得强大。当你能管理自己的心,对很多事情就会有自己的理解,在这个过程中,你就会产生智慧。”

  白玛萌生了自己做一个平台的打算。“当时,我就想,如果有这样一个平台,可以向更多的人分享藏族文化,民族之间就会有更多的了解。一家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可以更融洽地生活。”

  那时,每次同事从云南迪庆出差回北京都会向白玛抱怨,这个世外桃源什么都好,就是住宿条件太差。听到这些,白玛就想起在法国巴黎有很多精致的小酒店。他去参加电视节时,就曾在凯旋门附近的一家住宿。联想到自己从小生活在克纳村的家,他便动了开精致酒店的心思。那时候,他家有两个院子,父母一院,妹妹和妹夫一院,占地大概有1000多平方米。

  2001年,白玛拆掉了自家的房子,拿着六万元现金开始了自己的追梦之路。他修建了松赞绿谷酒店,共22间房。同一年,他的家乡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甸县”改名为“香格里拉县”。

3.jpg

松赞绿谷酒店的工作人员大多来自当地,客人通过与他们交流,体验到原汁原味的当地生活。  摄影 陈建/人民画报


松赞奔子栏酒店“深藏”在山谷静谧的村庄里,与周围的农舍相得益彰。  摄影 虞向军


在松赞体验藏文化

  松赞绿谷酒店的第一任经理,是白玛通过朋友从昆明找来的,他有经营四星级酒店的经验。但两个人在酒店的定位上有很多冲突。“我想做一个宁静且有文化氛围的酒店,而不是那种熙熙攘攘的。”创业之初,酒店经营一直没有起色,现金流都是负的。之后,白玛请过德国人、奥地利人,还从国内请过西安人,但都没能让松赞绿谷走上正轨。那时,酒店甚至有过团餐每人只卖11元、一间房卖80元的日子。

  2003年,白玛决定自己接手酒店的管理。他住在酒店里,每天与员工沟通,给他们做培训,让他们静下心来,步调一致,跟随松赞的发展而一同发展。之后,白玛又请来现任酒店经理张敏。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酒店终于调整到良好状态。他们还聘请了了解当地文化的本地员工,向客人介绍藏族的宗教、文化、历史。“我希望客人在酒店里能感受到藏文化的一种亲和感,一种自然的生活方式。”

  渐渐地,虽然松赞绿谷的房价在逐渐上浮,但客人却越来越多。有很多自助游的客人,原本是将行李放在别处,但在松赞绿谷住了一晚后,就把行李都拉到香格里拉,然后又在这里一住就是一个星期。

  松赞绿谷酒店逐渐有了名气,很多人找到白玛,想投资,但都被白玛拒绝了。“我很清楚,当时,我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吸收资本,如果是为了钱,我剩下的时间还有多少?我是把剩下的时间全部换成钱,还是用钱把剩下的时间买回来?”在白玛看来,做事情要找到科学的方法,不能拍脑袋干活,资源被破坏掉,就没有了。迪庆的旅游资源是世界少有的,如果能运用得好,可以开发;但如果没有好的办法,就先不要动,留给更有智慧的后人。

  在酒店创立之初,白玛的目标就很清楚。但他一直在考虑将这个目标嫁接在一个什么样的平台上合适,因为这个平台是要可持续的。他差不多用了十年的时间来研究、试验。期间,他们从未宣传推广,也不急速扩张。

  2006年,白玛终于遇到了理念相同的合伙人,他的梦想也逐渐清晰开来。“从地理位置来看,迪庆位于金沙江、澜沧江、怒江这三江并流的区域。根据这个特点,我希望自己的那些酒店像古时候的一个个驿站。这些驿站首尾相连,每个驿站都有不同的风景。”

  2009年,位于松赞林寺对面山上的、全手工打造的碉楼建筑——松赞林卡美憬阁开业。

  2011年开始,坐落在迪庆腹地的四家松赞酒店陆续开业。从香格里拉出发,约一个小时的车程就能来到金沙江边的奔子栏,这里曾经是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松赞奔子栏酒店位于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落里,处峡谷间,由一条石子路与外界相通。酒店的窗户正对着一个垭口,窗下就是村民自家的田园。

  从奔子栏出发,翻过白马山脉,就能来到澜沧江边的德钦县。来这里的游客大都为了一睹梅里雪山的尊容。松赞梅里酒店的位置是白玛最为得意的——推开房间的窗子,正对着的就是神秘的若隐若现的梅里雪山。

  沿着澜沧江峡谷一路向南,可以走到茨中。上个世纪初,法国传教士来到这里,并建立了一座天主教堂。松赞茨中酒店距离教堂只有200多米。在茨中,几乎家家都有自己的葡萄园。法国传教士的酿酒技术和产自海拔3000米以上的优质葡萄成就了这里特色的葡萄酒。

  从茨中驱车四小时,就到了塔城,这里有著名的达摩洞,还有滇金丝猴国家公园。松赞塔城酒店就镶嵌在村庄、梯田、山脉、河流之中。

  由此,松赞串起了一条以香格里拉为圆心的美妙的旅游环线。


松赞奔子栏酒店“深藏”在山谷中静谧的村庄里,外墙由石头砌成。  摄影 陈建/人民画报


营造宁静幸福的心灵家园

  很多游客惊叹于松赞酒店浓郁的藏文化气息。走进松赞绿谷这栋四层楼高的藏房,就能感觉自己被藏文化所拥抱。每一幅唐卡,每一处雕刻绘画,每一间屋子的陈设,甚至一个坐垫、一张床单……都让人陶醉于藏文化的气息之中。这里不像某些酒店让人感到呆板沉闷,甚至有时会让人觉得这里并不是一家酒店。

  事实上,酒店的很多藏式家具、饰品,都是白玛多年的私人收藏。有人不解,为什么要把这些藏品直接放在大堂、餐厅甚至客房这些容易毁损的地方?而白玛认为,“收藏”的价值来自于“展示”。“这些藏品,如果太久见不到人,也会得忧郁症的。”

  为了尽量保护原生态的村庄和自然环境,白玛一直坚持用最传统的方式建设酒店,从木工、石工到铜工,每项工艺都尽量聘请当地手工艺人。“在建设松赞林卡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位很好的铜匠。他迫于生计,曾一度改行做浮雕。我就跟他说,你来我这里,只要你想做,就可以一直在这。现在松赞已经有五位铜匠,从门箍门扣到铜锅铜盆,他们用双手敲制出了松赞酒店的所有铜器。”不仅如此,松赞还与周边的传统手工作坊合作,带客人去参观、体验,拉动消费,带动当地手工艺的发展。
  
  从克纳村走出来的白玛,深知教育的重要性。从2005年开始,他便资助克纳村的孩子上学。之后,无论松赞的酒店开到哪里,他都会捐资助学——每名初中生每年资助500元钱,每名高中生每年资助1000元,每名大学生每年资助2000元钱。他笃信一点:“既然生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做些有益于大家的事,才会让这个过程更有意义。”

  如今,整个“松赞系列”的员工中,有98%来自本地。“本地化的文化特质来自哪里?恰恰来自本土的藏族员工。他们可能就是酒店旁边的村民,他们不是按一般星级酒店的标准来服务,而是遵从于他们生活中的信仰、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我相信这份情感会触动人们的心灵。”

  随着酒店的发展,白玛逐渐发现,松赞是“被别人需要的”。“现在的社会太浮燥了。激烈的竞争,对物质的渴求,都给人们带来了太多的压力。从2001年做第一家酒店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5年。我希望松赞在分享藏文化的同时,还能给客人营造一个家,一个属于客人的远方的家。”

  香格里拉是世人心中的一片净土,它因上世纪30年代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而闻名于世。但从小生活在这里的白玛看来,香格里拉不是明信片式的风光大片,也不是具有神秘色彩的世外桃源,而是发自内心的幸福感。“香格里拉在每个人的内心,它是无私的,是会给人以触动的。”白玛说道。

  采访的最后,白玛告诉记者,目前,松赞已在云南丽江和西藏拉萨开工建设新酒店,按计划将于2017年5月竣工开业。预计到2019年,松赞还将分别在西藏山南、日喀则修建两家酒店,完成西藏区域内的环线布局。“以后有机会,我还想再拿起镜头,去拍纪录片,用生动的影像展现藏文化的精彩。”

  也许,白玛的路才刚刚开始。  








白玛将他多年来收藏的传统手工艺品、藏式家具、饰品、铜器及唐卡等都陈列在松赞系列酒店里。  摄影 陈建 虞向军

10.jpg

松赞绿谷酒店不远处就是云南省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松赞林寺。  摄影 陈建/人民画报

期刊简介关注该品牌

       《人民画报》是中国国家画报,创刊于1950年,由当时的中央新闻摄影局主办,是新中国出版的第一本面向世界的综合性摄影画报。新中国许多领导人曾为《人民画报》题词。《人民画报》是新中国出版的第一本面向世界的综合性摄影画报。1950年6月,毛泽东主席为《人民画报》题写刊名。1950年7月20日,全国性的大型画报《人民画报》正式创刊,期印总数为4万份,社址在北京府前街石碑胡同甲22号。

过往期刊更多过刊..

人民画报人民画报
2017年5月第5期
人民画报人民画报
2017年4月第4期
人民画报人民画报
2017年3月第3期
人民画报人民画报
2017年2月第2期
人民画报人民画报
2017年1月第1期
人民画报人民画报
2016年12月第12期
人民画报人民画报
2016年11月第11期

阅读排行TOP10

品牌推荐

领导决策信息2017年5月第19期领导决策信息
2017年5月第19期
大舆情2015年11月第6期大舆情
2015年11月第6期
北京观察2017年4月第4期北京观察
2017年4月第4期
宏观经济管理2017年4月第4期宏观经济管理
2017年4月第4期
中国传媒科技2017年4月第4期中国传媒科技
2017年4月第4期
国际论坛2017年2月第2期国际论坛
2017年2月第2期
logo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2015 183read.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9035864号-2 公安机关备案编号:11010502001472

logo 中邮阅读网由中国邮政主办。中邮阅读网凭借中国邮政报刊发行网络、发行资源和品牌优势,在传统报刊发行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数字传播技术, 为广大读者提供内容丰富的电子期刊、电子图书及有声书城等在线阅读产品。这是中国邮政适应时代发展趋势,推动出版数字发行,满足日益增长的网络文化需求的新举措。